單家門市日賣40萬盒 曾爆爭議連花清瘟狂賺恐慌財

單家門市日賣40萬盒 曾爆爭議連花清瘟狂賺恐慌財

新冠疫情期間中國防疫機構、知名中國科學院院士與駐外單位極力推薦連花清瘟,遭到許多學者專家的非議。圖爲日本大使館向在日留學生髮放「健康包」中就包括連花清瘟。(圖/新華社)

《时来运转》运彩报报-游骑兵砲火不停歇 主场拦截洛城军

新冠疫情爆發後在中國大陸暴得盛名的藥品連花清瘟,曾獲得多位大陸防疫專家支持引發激烈爭議,甚至飽受譏嘲。最近大陸放寬防疫政策,連花清瘟又再度鹹魚翻身,大量民衆需要備藥應對普遍的感染的心理引起搶購,導致所有平臺一藥難求,坊間傳聞黑市價格暴漲240%,河北石家莊有家門市還號稱一天賣掉40萬盒的天量。

陸媒《中新社》引述一位北京市民的話說,今年10月份通過藥店朋友渠道弄到了幾百盒連花清瘟膠囊,想賣給街坊鄰居,結果沒人要。但疫情防控措施放寬後,幾天內都被搶光了,還有人要來高價收購。有市民反映藥價暴漲240%。河北省會石家莊的藥店經銷商表示,有個門市一天賣了40萬盒,貨品不上架,直接堆店門口拆箱子賣,工人們都在加班生產。

GIGANTIS

台中市立委即時開票/中二選區激鬥!顏寬恒領先林靜儀1.7萬票 預計18:10自行宣布當選

報導說,疫情爆發以來,連花清瘟曾經成爲炙手可熱的商品,也曾乏人問津,最近允水輪流轉,又轉回搶購到斷貨的熱度。連花清瘟重新熱賣,生產商以嶺藥業也成了上市藥企的明星,3個多月來股價漲了170%。近幾個交易日平均成交額超過100億元(人民幣,下同),力壓股王茅臺和五糧液,股民戲稱其爲「藥中茅臺」。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製造連花清瘟的以嶺藥業是吳以嶺創辦於1992年6月,吳出身於中藥世家,曾就讀河北醫科大學與南京中醫藥大學研究所,在河北中醫院心血管科工作。1992年下海創業,在2009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2011年以嶺藥業在A股上市,屬典型的家族企業。吳以嶺家族2022年以230億元財富位居《胡潤中國百富榜》第235位,較之新冠疫情前2019年的85億元,3年間增長了145億元,成長率達170.59%。

新冠疫情之前,以嶺藥業主要業務是專利中成藥,涵蓋心腦血管疾病、感冒呼吸疾病、糖尿病、神經系統、腫瘤等領域。連花清瘟是針對感冒呼吸系統疾病,在SARS期間開發,2004年5月獲准上市時SARS已經結束。

報導說,在新冠疫情之前,以嶺藥業最暢銷的是針對心腦血管類疾病的中成藥,主要代表是通心絡膠囊和參鬆養心膠囊。針對感冒呼吸系統疾病,以嶺藥業上市的主要產品就是連花清瘟膠囊/顆粒。連花清瘟研發於2003年SARS期間,但直到2004年5月才獲准生產上市,當時SARS疫情已完全結束。

新冠疫情爆發後,連花清瘟曾引發數次爭議,從被部份媒體與網路謠傳世衛組織(WTO)推薦、再到被前大陸首富王健林的兒子王思聰質疑,如今又被賣斷貨,連花清瘟也確實讓以嶺藥業賺得盆滿鉢滿。連花清瘟主要爭議在於它是不是新冠「特效藥」,山東大學齊魯醫院教授、臨牀藥理學博士郭瑞臣表示,對輕型或普通型新冠肺炎症狀,連花清瘟有助於改善發燒、咳嗽、頭痛等症狀,但絕非「神藥」。其藥方及製造工藝與其他以「清熱解毒」爲功效的中成藥大同小異,只能應用輕症患者的對症治療,不適用於危重型患者。

雖然只是減緩感冒症狀的中成藥,大陸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2020年4月仍然批准它把新冠肺炎輕型、普通型列入適應症,中共國家衛健委發佈的第9版新冠病毒診療方案也把連花清瘟列爲新冠肺炎治療推薦用藥。此外,大陸藥監局也將它列爲中藥2級保護品種,藥廠具有獨佔性的生產權力,期限至2020年9月6日。另外,以嶺藥業還爲連花清瘟申請了專利,保護期限則是到2040年。

報導說,過去連花清瘟每次遇上流感疫情或是新冠疫情都會大賣,主要是它極頻繁地進入衛健委的國家診療方案,積極發表與其他特效藥進行聯合用藥臨牀實驗並發表證實藥效的報告,同時及時建構建知識產權壁壘。因此在大陸衛健委的診療方案中,多次將它列爲與抗病毒藥物聯合使用的中藥製劑,因此連花清瘟名義上能治療的病毒也愈來愈多。

報導最後指出,以嶺藥業極重視知識產權保護,在大陸申請相關專利記錄多達40條,除中國之外,還向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提交PCT發明申請2件,從法律狀態和專利類型看,包括授權發明3件,發明申請8件。本次疫情期間,還申請了一項名爲「一種中藥組合物在抗冠狀病毒、保護臟器、提高免疫力藥物中的應用」的專利,目前處於「審覈中」狀態。

砧板上的洞有何用途?正解让众人摇头:烂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