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造飛機欲速不達

波音造飛機欲速不達

當地時間1月25日,美國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宣佈,波音737 MAX 9型飛機停飛將使公司損失約1.5億美元。公司CEO本·米尼庫奇在面對媒體採訪時,表達了對波音的憤怒。他要求波音解釋“將採取什麼措施來改進質量管理”。

起因是,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 MAX 9型客機於1月5日在空中發生事故,機艙側面一處門塞脫落。之後,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下令停飛所有同型號飛機。而該公司對其運營的波音737 MAX 9客機進行了內部檢查,又發現了多例飛機螺栓鬆動的情況。

這顯然已經不能用意外來解釋了。作爲美國製造業曾經的門面,波音近年來多次因安全問題被推上風口浪尖。2018年和2019年,兩架波音737 MAX 8分別在印尼和埃塞俄比亞發生墜機事故。波音最終承認,兩起事故與系列飛行模擬器軟件存在缺陷有關。

航空業對產品質量要求極高,波音近幾年的表現肯定算不上合格。有行業人士認爲,波音頻發安全事故,是因爲管理層爲了取悅華爾街而追求短期利潤,最終導致公司質量管理能力出現下降。

神雕实验室

无薪假拟强制通报 劳动部:比照资遣模式

20世紀80年代末,空客推出A320系列飛機,對波音形成了強有力的挑戰。爲了穩住市場佔有率,波音開始追求在更短時間內完成飛機的研發和生產。波音原本偏工程師風格的企業文化開始弱化,華爾街金融文化對波音發展戰略的影響越來越大。公司董事會中的金融界董事越來越多,公司高管很大一部分薪酬與股價表現掛鉤。

如果說此前的波音總在考慮如何生產先進的飛機,那麼此後的波音,開始把如何獲取更多利潤看得更重。在這樣的發展思路下,波音不但追求更快的產品週期,也追求更低的產品成本。

有已退休的波音質量經理表示,波音急於讓新飛機下線,導致工人工作壓力很大,組裝過程倉促,一些本應回收的故障零件被安裝到飛機上,威脅飛行安全。

波音的供應鏈管理也因此出現“變形”。飛機制造是極其複雜的系統工程。對於波音這樣的飛機制造商來說,供應鏈管理是一項核心能力。波音在全球有900多家供應商,要確保這些供應商按照計劃準時提供質量合格的裝配部件,但凡有一個零部件出現質量問題,都可能影響到飛機的飛行安全。阿拉斯加航空客機事故之後,波音的重要供應商美國勢必銳航空系統公司成爲被調查對象。據媒體報道,波音壓低供應商成本,並要求供應商更快交付產品。爲了滿足波音的要求,勢必銳工廠的工人們急於完成產品,導致有飛機帶着安全隱患出廠。

蘿蔔快了不洗泥。事實證明,波音的這種“短視”行爲欲速則不達。每次事故發生後,各個國家都會對相關機型進行停飛和安全審查,直接拖慢了波音的市場節奏,股價也會在相當長時間內走弱,還可能導致許多航空公司取消訂單。據統計,2023年,空客淨增新訂單數約2100個,而波音的這一數字爲1300多個。

如今的波音,正處於安全把控能力不足和市場不認可的惡性循環中。要想走出困境,公司管理層應該好好反思一下,先破除追求短期利潤的“心魔”。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袁 勇)

高雄停水29小时惹怨 在地人吐苦水:以前很少停这么久

「财富女神」王宥忻泰国行零艳遇

换侯 自绝生路